<nav id="malmh"><big id="malmh"><noframes id="malmh"></noframes></big></nav>
<tbody id="malmh"></tbody>
<dd id="malmh"><track id="malmh"></track></dd>
    1. <dd id="malmh"><track id="malmh"></track></dd>
      怎樣提高文言文閱讀水平
      閱讀(61233次)

        眾所周知,閱讀水平的提高并非靠一日之功,文言文閱讀也不例外。最有效的辦法只有兩條:一條是積累,一條是轉化。

        掌握實詞的意義。雖然《大綱》中只規定需要掌握150個文言實詞,但實詞掌握得越多,閱讀水平就越高,這是不爭的事實。掌握文言實詞主要有4個方面:

        1.詞的古今異義。著重掌握詞語古今意義的變化,有的詞義擴大了,有的詞義縮小了,還有的詞義轉移了。如1999年高考第11題D項“人災,絕食者千余家”句中,“絕食”作“斷絕糧食”講,與今天的“絕食”意義完全不同。這是詞義演變。

        2.一詞多義。文言中詞的多義現象非常普遍,一個詞往往少則有幾個義項,多則有十幾個義項,在學習時要隨時總結,不斷深化。如“發”字,在“見其發矢十中八九”(《賣油翁》)中作“發射”,在“頃之,未發,太子遲之”(《荊軻刺秦王》)中作“出發”;在“去北軍二里余,同時發火”(《赤壁之戰》)中作“點燃”;在“發圖,圖窮而匕首見”(《荊軻刺秦王》)中作“打開”;在“大閹亦逡巡畏義,非常之謀難以猝發”(《五人墓碑記》)中作“發動”;在“安能屈豪杰之流,扼腕墓道,發其志士之悲哉”(《五人墓碑記》)中作“抒發”;在“孤當續發人眾,多載資糧,為君后援”(《赤壁之戰》)中作“派遣”;在“發閭左適戍漁陽九百人”(《陳涉世家》)中作“征發,征調”;在“即道意中事,無毫發爽”(《促織》)中作“極短的長度單位,十毫為一發”;在“野芳發而幽香”(《醉翁亭記》)中作“開放”等。這些都是課內所見的,平時不斷積累實詞在語境中的意義,掌握得越來越多,就會形成觸類旁通的能力,閱讀能力自然會不斷提高。

        3.通假字。通假字是指本應該用甲字,而使用時卻借用與其意義毫不相干、只是音同或音近的乙字去替代它,乙字就是甲字的通假字。如“張良出,要項伯”(《鴻門宴》)中,“要”是通假字,而其本字是“邀”。另有一些古今字,在課本中也列入通假字的范圍,這是由于在古代有的字義項較多,后來就在原字的基礎上另造了一個新字,以分擔它的一個意義,原來的字叫古字,后起的字叫今字。如“莫”和“暮”:“莫”是古字,“暮”是今字。從意義上看,通假字與本字是無關的,而古字與今字則是有關的。高中課本中涉及到的通假字和古今字大約不超過100個,識記起來并不困難。

        4.詞類的活用。古漢語有些實詞在特定的語言環境中,臨時具有某種語法功能,并且臨時改變了詞性,有的還改變了讀音。這是文言實詞的特殊用法,如名詞用作動詞,名詞用作狀語,名詞的使動用法、意動用法;形容詞用作名詞,形容詞用作動詞,形容詞的使動用法、意動用法;動詞用作名詞,動詞的使動用法、意動用法等。理解詞類活用對掌握實詞是大有好處的,但不必死記硬背。在平時學習、誦讀過程中,即可把握這種語言現象,關鍵要用心去理解。

        掌握虛詞的用法。虛詞在文言文中雖然數量較少,但使用的頻率高,用法靈活,語法功能突出,因此也是學習難點之一。由于虛詞常常分屬于幾類詞性,故學習時首先要注意分清其詞性,然后弄清其意義和語法作用。《大綱》規定要掌握18個虛詞,2000年《考試說明》規定要掌握30個虛詞。我們可以把這些虛詞分為若干類來把握:以代詞為主的有“之、其”等,以副詞為主的有“既、但”等,以介詞為主的有“以、于”等,以連詞為主的有“而、則”等,以語氣詞為主的有“也、矣”等,另有兼詞“焉”等。只要有了誦讀的基礎,掌握虛詞應該比較容易把握文言句式。文言中的句式與現代漢語大體是相同的,我們只需掌握其不同的部分。這不同的部分主要是:判斷句式、被動句式、倒置句式和省略句式。

        判斷句式在現代漢語中主要借助于判斷詞“是”,而文言文中主要借助于“者”和“也”,也可單獨使用“者”或單獨使用“也”,甚至兩者全省略,如“劉備,天下梟雄”,就是個典型的判斷句。此外,文言文中還可以用“為”、“乃”、“即”、“固”、“誠”等詞來表示判斷。當然,文言文中有時也用“是”來表示判斷,如“人道是,三國周郎赤壁”。?被動句式在現代漢語中主要借助于被動詞“被”,而文言文中表達被動的形式較多,主要有下列幾種:(1)借助“見”、“于”、“見……于”來表示。如“信而見疑,忠而被謗”,“內惑于鄭袖,外欺于張儀”,“臣誠恐見欺于王而負趙”等。(2)借助“為”、“為……所”來表示。如“身客死于秦,為天下笑”,“羸兵為人馬所蹈藉”等。(3)借助于“受”來表示。如“吾不能舉全吳之地,十萬之眾,受制于人”等。(4)從語境本身來判斷,這是被動句式中最難的一種,必須根據上下文來斷定。如“戍卒叫,函谷舉”(《阿房宮賦》)句中的“舉”即表被動,是說“函谷關被攻占了”;又如“殺士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,此攻之災也”(《謀攻》)句中的“殺”字表被動,是說“(攻城的)士兵被殺了三分之一,可是城還是攻不下來,這是攻城的災難啊。”倒置句式在現代漢語中運用很少,但在文言文中卻十分普遍。主要有:(1)主謂倒置,一般為強調謂語,將謂語放到前邊,如“小人哉,樊須也!”(《論語》)。(2)賓語前置,有三種情況:①在否定句中,代詞作賓語,該賓語置于動詞的前邊,如“古之人不余欺也。”(《石鐘山記》)②在疑問句中,疑問代詞作賓語,該賓語也置于動詞的前邊,如“大王來何操?”(《鴻門宴》)③借助“之”“是”將賓語提到動詞的前邊,如“句讀之不知,惑之不解。”(《師說》)“吞舟是漏。”(《與陳伯之書》)。(3)定語后置,現代漢語一般為定語在前,中心詞在后,而文言文中常常出現中心詞在前,定語在后的情況。如“大閹之亂,縉紳而能不易其志者,有幾人歟?”(《五人墓碑記》。(4)介詞結構位置,在現代漢語中,介詞結構在動詞前邊的作狀語,在動詞后邊的作補語;而文言文中,介詞結構明明在動詞的后邊,翻譯的時候卻必須作狀語。如“請奉命求救于孫將軍”必須譯成“向孫將軍求救”,而不能說成“求救向孫將軍”。

        省略句式是文言文的難點,文言文中的省略現象十分普遍,必須具有較強的語言感知能力才能確切把握這種語言現象。它可以省略主語、謂語、賓語,還可以省略介詞等。以上諸多現象把握并不困難,難的是要把這些知識在閱讀實踐中自如地運用。如2000年第11題:對下列句子中加點的詞的解釋,不正確的一項是

        A.威自京都省之省:探望

        B.不審于何得此絹審:知道

        C.自放驢,取樵飲爨樵:打柴

        D.后因他信,具以白質信:使者

        該題考查理解文言實詞的能力,試與學過的課文作比較:A項的“省”,讀xǐng,作“探望”,今天仍保留著這個義項,如“省親”。B項的“審”,課內出現過多次,如《促織》:“審視,巨身修尾,青項金翅。”(“審”為“詳細,周詳”);又如《察今》:“故審堂下之陰,而知日月之行,陰陽之變。”(“審”為“觀察,考察”)。而《歸去來辭》:“倚南窗以寄傲,審容膝之易安”句中的“審”字也作“了解,知道”講。D項的“信”作“信使”在《孔雀東南飛》中也早已見過:“自可斷來信。”此處似乎并不難判斷。C項的錯誤比較明顯,“取樵”是個動賓結構,“樵”是“取”的賓語,是名詞,當“柴禾”講,不能理解為“打柴”。

        文言的詞語和句法掌握起來并不困難,只要平時注意,到高三時大約只需花一天的時間,便可總結出來。由此我們可以得出結論,文言文課內學習是第一位的,是基礎,課內學得好、學得精,腦中裝了幾十篇文章,知識便可轉化為能力,就會舉一反三,閱讀文言文的水平也就會提高得很快;相反,平時不好好學習課文,學了后面的忘了前面的,到考試前只是盲目做題,考試時全憑猜測,那么,十個有十個是不會成功的。

       

      試試手機掃一掃
      在你手機上繼續瀏覽此頁面
      大香蕉伊人久热在线75